吳青萍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夜嘯寶劍 - 吳青萍首頁
《科技前沿》隨想錄(804)
2020-06-12
字號:

    從“大歷史”析起

    歷史研究的一般功能在于能為后人提供過去的經驗教訓。而當你將歷史研究的范圍放大以后,如從一地一族一國放大到多地多族多國,乃至更大的時空范圍后,就可能通過各種相關的比較研究,來尋找某種有利于族群(以至普遍性的人類社會)福祉提高的規律性。換句話說,亦即是發現了某種族群發展的方向性所在。而以此為據,再來解讀各地各族各國的歷史事件,洞察其過來將去,可能就讓如此的歷史研究富有一種更為高端的自覺性,進入一個新的視覺境界了的。

    將歷史研究的范圍放大也可簡言之——大歷史。如此概念的提出為澳大利亞的大衛·克里斯蒂安于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所首創。大衛的大歷史在于將自然史與人類史相結合來作研述。比如其一份簡介就向人們呈現了這樣十大章集:宇宙大爆炸、探索宇宙、太陽與地球、生命的起源、進化的史詩、人類進化、遷徙與強化、現代革命、人類世與不遠的未來、深入未來。比爾蓋茨還被該書作者大衛·克里斯蒂安的大歷史觀念震撼,斥資一千萬美元精心打造了在線大歷史教學項目。

    應當說,瀏覽大衛如此的大歷史梗概,的確能讓人頓感某種新穎性歷史研究視覺的恢弘氣勢。但又沉思漫想,便還慢慢滋生了些許的疑竇思慮。集中的講,是將自然史與人類史結合起來研究,其要害(或者用一句我們過去的老話說就是“主要矛盾”)是什么(在哪里)?且如此要害之科學研究的知識積累又有什么實質性的突破——能夠詮釋清楚相關問題的來龍去脈了嗎?如此兩大問題至少從大衛大歷史的簡介中是看不到的。而如果停留在現有科學和人文水平來敘述兩史難免破題未深。

    顯然,自然史與人類史的要害(主要矛盾)是人。而人的命題關鍵是其精神。精神是與物質相對性的存在。雖然精神依賴于物質而產生,精神又會深入地影響著物質的發展。問題是精神究竟是怎樣影響物質發展的呢。大歷史的視角無疑是偏重于物質世界的。即使記述人(類)的歷史,也幾乎只是在其現有科學物性的基礎上進行介紹,它似乎還無法回答清楚精神究竟如何影響物質世界的問題。這當然也是當今科學進展的局限所致。由之去看,如此大歷史尚不能更好地增人福祉。

    比如我們可以就人類各個族群各個人種各個文明發展的由來既往進行一些共同的規律性分析。為什么大家都在基本類似的地球物質環境和基本相同的人體物性結構中,經過數千年數百年甚至數十年的發展以后,會出現那樣差別差距迥異的后果呢?或者也可進一步換句話說,為什么現代化(實質是一種特定的文明類屬)會席卷全球呢?說到底,還是支配不同族群、人種、文明發展的精神不同罷了,而那種更能給人帶來福祉的精神類屬便成了世人眼中的翹楚,于是大家就都趨之學之改之了咯。

    然則,即使大歷史還有缺陷,但也并不妨礙其兩史并述之新穎宏闊,引得擁躉效顰者眾。如美國華裔教授黃仁宇即是其大歷史積極的學術踐行人。他寫出的明史研究專著《萬歷十五年》便號稱是“從技術上的角度看歷史”之新銳史書??雌渥允觯骸爱斠粋€人口眾多的國家,個人行動全憑儒家簡單粗淺而又無法固定的原則所限制,而法律又缺乏創造性,則其社會發展的程度,必然受到限制,即便宗旨善良,也不能補助技術之不及?!币饧粗袊v史)的不足或落后是有這些具體原因的。

    讀之思之,以為黃仁宇的大歷史與大衛大歷史的類同即是“技術的角度”與“科學(已有的知識)的角度”——技術與科學之間某種共同的屬性(知識屬性?)??上?,它同樣也存在著對人類精神世界的忽視。雖然黃的自述也提到了“儒家簡單粗淺而又無法固定的原則”在中國歷史演進上的消極作用,可似乎也只是將其歸咎在“法律缺乏創造性”上,并無儒家精神的價值(比較)屬性評判。如此去看,好像只要將儒家的原則復雜深入,再在法律新作上做些文章就行似的。這樣反倒出問題了。

    以敝人思考的觀點論,儒家精神的特征在其世俗功利性,亦即是舉世無雙的信仰思想(超越現實的思想觀念)匱缺樣本。比如其理想境界僅為曾經(曾有)的西周禮制社會,其價值取向也是現實性的由上而下等級約束的官本位模式。所以,一切道德、一切追求乃至一切思想思維的努力全都被桎梏在如此看得見摸得著的器物(利益)世界里面。說穿了,即是一個以個人功名利祿為最高最終目標的現實主義或務實主義或(識)時務主義之思想淵藪。這才是中國問題積弊叢生的特殊規律性所在。

    近又讀到有關國內新銳歷史學家沈志華的一篇采訪文章——《我們的時代真相太少》,又感我們歷史研究中的視角眼界嫌窄嫌小或者非大歷史性的另一類問題。沈志華研究歷史的氣魄令人贊佩。當初他硬是自費巨資去購得了蘇聯解體時的諸多秘密檔案資料。因其真確記錄了一些歷史事件的相關過程,所以沈志華憑此研究,便能說清歷史糾正謬誤,產生了很大的影響。這篇采訪文章的標題也很醒目,無非還是我們自己的歷史資料真相太少啊。怎樣少的,為什么少,怎么改進等,這就是一種大歷史(觀)哦。

    下面具體引述該文幾段可思的文字,并作點相應評析?!皢枺貉芯看髿v史的黃仁宇批評中國學者,越研究越窄,您怎么看待這個問題呢?沈志華:國外的學者,跟中國的處境不一樣。我覺得中國現在還沒到那個時刻,還不具備那個條件,為什么呢?現在首先是要顛覆過去的歷史,很多基本史實都還沒搞清楚,你搞什么大歷史???”“現在95%的老師都浮在表面,真正對學術負責任、對社會負責任,想把自己的一生的經歷投入到里面有多少人?”

    評析:敝人工作后段十多年便主職史研。在實際實踐中尤感上述問題的突出存在。集中的講還是史料缺乏真確性,研究缺乏整體性。史料失真的造成根本還是缺乏對諸如檔案、保密、信息工作的重要性認識,所以在史料的即時記錄(照相錄像錄音等)、保存、保密、開放等存史工作缺乏科學性。研究的片面性主要體現在適應屆時權勢觀點需要來“以論帶史”或者“史論結合”,要么就是就某種非整體性觀念指導下的“論從史出”,所以重復抄史的低效研究情況特別普遍。改革應貫徹“史論分開”的思路:專設(或兼任)史官,獨立負責,客觀記史,定期保密(解密),公開服務。多方評史,優勝劣汰。

    “沈志華:我覺得毛澤東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人,就他的才智,真是幾百年中國才出那么一個,不得了。但是他生不逢時,能夠施展他才華的那個年代已經過去了,如果時間倒退五十年,恐怕他要比蔣介石干得漂亮的多。那個時候軍閥混戰,要推翻清朝,推翻封建社會,重新進入一個新社會,革命是很吃得開的,毛澤東趕了個尾巴,中國革命之所以成功就是因為他趕上個尾巴。但是你成功以后,你還要用革命那套方法來建設一個新的社會和新的國家,就和整個社會的發展相背離了。時代不同了,你越聰明你犯的錯誤就越大,一直到文化大革命他的錯誤到了極端。所以對歷史人物的評價,其實應該站在歷史環境當中來看,不能說誰好誰壞?!?/p>

    評析:毛主席確實非常偉大。但其偉大的本質我以為還不是或并非主要在于參加革命時間的早晚方面,而是毛澤東思想的精華部分具有十分突出的現代性創造性全面性適宜性(適宜中國觀念文化的特點)科學性信仰性(超越了傳統觀念文化的世俗功利性),尤其是在毛澤東為領袖人物的中國共產黨領導下,能夠在如此很短的幾十年歲月里,將這個嶄新的信仰文化在幾千年世俗文化之下的中國(人民中間)初步確立起來,變為一種積極向上欣欣向榮的官氣民風更是殊勛所在。問題是毛思想中也有糟粕,如階級斗爭為綱說、偏執的唯物主義,還有落后性的帝王意識等,這是造成后難的根本。當然不能得出什么“越聰明錯誤越大”的結論。

    “沈志華:我現在最想解決的事,就是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和華沙公約組織,同樣是兩個同盟,但西方陣營是一種超穩定結構,內部從來發生過戰爭,而且冷戰都結束了,到現在美韓同盟,美日同盟,美英同盟依然這么穩固。社會主義國家之間,意識形態一致,都是信仰馬克思主義,但從同盟結成的第一天起,蘇聯和南斯拉夫就分裂,跟著是蘇聯打匈牙利,然后中蘇之間又打仗。曾經多好的兄弟關系,好到不分你我,到最后還是刀兵相見。社會主義國家關系的不穩定性的根源哪兒?”

    評析:為什么西方同盟穩靠發展,東方同盟齟齬分裂?我以為這也還得從思想信仰的異同來解讀才更具周延性。一般而論,思想信仰的形成都具有幾百年乃至幾千年的長久時期,相同相近的信仰,便意味著相同相近的價值取向。這是長期同盟的思想基礎。社會主義陣營所信仰的馬克思主義,其共產主義美好理想信仰所具有的超越性思想意識的認同還好說好辦(顧準就曾研究得出共產主義理想來源于基督教追求的社會遠大目標)。但其思想理論主線中還有以經濟(基礎)、階級(斗爭)、資社(道路)等具體社會學問的執著,也給其實踐的人們留下了諸多創新探索乃及懷疑揚棄的可能性,于是差異差距紛爭分裂分道揚鑣便在所難免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筆名:夜嘯,男 岳陽市委史志辦 中國未來研究會研究員 一直喜愛學習思考論寫,曾發表論文70余篇,全國性征文競賽獲獎17篇 出版《中國理性改革思考系列)專著6本,近300萬字 研究特點是盡量從本質、整體和系統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類的生存發展問題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295201.tw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长荣慧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