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路浚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衢州地方 - 曲路浚首頁
徐映璞面對大靈鷲山歷史回音壁呼喚靈山靈佛
2020-06-10
字號:

    徐映璞先生是在1942年靈鷲山佛菩薩顯靈加持衢州保衛戰以及勤勞勇敢、自強不息的中華民族終將實現偉大復興的心態下完成《浙江靈鷲山志》這一不朽的傳志的。如果不懂得徐映璞先生那一代苦難的衢州父老鄉親的心靈祝愿,你就讀不懂這一不朽的傳志。海內孤本徐映璞先生的《浙江靈鷲山志》,是一部清“三藩之亂”靈鷲寺毀壞后重建志書。其價值在于為我們這一代人送來“浙江靈鷲山”這一無價的品牌,同時,也為浙江靈鷲山名山開發建設送來一個區域有限與價值無限的矛盾自我同一的“大靈鷲山概念”。

    古代衢州這個地方的中心城區特講究風水,衢州古城“九龜福地”就是風水文化與建筑文化的作品。唐朝選址筑城在崢嶸山,就與“地總九龜,龜峰居首。上應星辰,天近牛斗。下接地氣,光接風城”的人文地理風水相聯系。明代天啟《衢州府志-郡治》有云:“‘堂架龜峰,永千齡之壽笄;山連龍沼,繞一脈之清香?!橹菘こ悄嫌凶戏?,北有青峒。峰峻天然。山川生色,塔相衢城,浮圖福宏。惟有朱雀在前,山如吐焰。加以玄武在下,地愛流泉。此郡城之山河,系士杰之否泰?!惫糯橹葸@個地方的中心城區一直視從靈鷲山(九華、七里、石梁三鄉鎮山區合圍區域,包括衢江區雙橋、太真鄉部分)到 項山衢江區之銅山源水庫北岸 項山(含五花峰、銅山、白鶴山、葉蓬山、錦山等)為后玄武靠山區域。在現代,衢州這個地方由于紅壤改良利用、水利開發建設一直走在全國的前列,由此而來的生態市建設與中心城區的水城發展戰略也成為國家級的優勢。烏溪江的黃壇口水庫——九龍湖與湖南鎮水庫——仙霞湖這兩大人工湖及中心城區2006年因自塔底水利樞紐蓄水后,市區形成了5.5平方公里的人工信安湖城中湖面,并由此徹底改造了衢州中心城區的風水,并成為工業化、城市化、現代化時期的一塊具有國家級優勢意義的風水寶地——從水是未來城市第一戰略儲備資源的角度直接證明。至此,衢州這個地方的中心城區以人工信安湖流水傳情,以烏溪江的黃壇口水庫——九龍湖與湖南鎮水庫——仙霞湖這兩大人工湖組成“前朱雀”聚寶盆,“后玄武”——千里崗如高山開屏——從靈鷲山(九華、七里、石梁三鄉鎮山區合圍區域,包括衢江區雙橋、太真鄉部分)到 項山衢江區之銅山源水庫北岸項山(含五花峰、銅山、白鶴山、葉蓬山、錦山等)為其人文景觀及歷史文化資源的核心區域。這一帶,由于山深林密,風光優美,自古以來,寺觀就特別的多。徐映璞先生的《浙江靈鷲山志》就是衢州古城“后玄武”——千里崗如高山開屏——從靈鷲山(九華、七里、石梁三鄉鎮山區合圍區域,包括衢江區雙橋、太真鄉部分)到 項山衢江區之銅山源水庫北岸項山(含五花峰、銅山、白鶴山、葉蓬山、錦山等)核心區域。

    徐映璞先生的《浙江靈鷲山志》就是在靈鷲山山靈佛菩薩靈的背景上,用靈鷲山山中、山下、近環諸剎以及名賢、僧眾、碑文、詩詞、名篇等把從靈鷲山(九華、七里、石梁三鄉鎮山區合圍區域,包括衢江區雙橋、太真鄉部分)到 項山衢江區之銅山源水庫北岸項山(含五花峰、銅山、白鶴山、葉蓬山、錦山等)的人文歷史珍珠串并在一起。

    在衢州古城“后玄武”——千里崗如高山開屏——從靈鷲山(九華、七里、石梁三鄉鎮山區合圍區域,包括衢江區雙橋、太真鄉部分)到 項山衢江區之銅山源水庫北岸項山(含五花峰、銅山、白鶴山、葉蓬山、錦山等)核心區域,靈鷲寺與明果寺如雙珠如雙鳳。 明果寺始建于公元684年,正當武則天稱帝的時候。民國《衢縣志》記載:“康熙《西安縣志》,在縣七十里,山勢靈秀,溪水回環,前有缽盂山,極似缽形,寺場最古唐女主則天親書額,有白居易傳法堂記。寺為唐大徹禪師道場,有師漆布真身,又有元和證真塔楊光弼記。今寺廢,惟一鐘尚存。歷史上香火極盛,與靈鷲寺興衰幾乎同頻同步。

    近日,《1942年靈鷲山佛菩薩顯靈加持衢州保衛戰》一文在網上發布后,即從葉雪蓮女士那里找來由釋定照、劉國慶撰寫的《衢州明果寺志》,閱后才明白,為什么徐映璞先生的《浙江靈鷲山志》記載衢州古城“后玄武”——千里崗如高山開屏——從靈鷲山(九華、七里、石梁三鄉鎮山區合圍區域,包括衢江區雙橋、太真鄉部分)到 項山衢江區之銅山源水庫北岸項山(含五花峰、銅山、白鶴山、葉蓬山、錦山等)核心區域及明果寺的占去大量的篇幅。下面先說徐映璞先生的如何用朝山各路名賢人才及戰時靈鷲山避禍亂之地來證明山靈佛菩薩靈,然后就衢州首寺大中祥符寺(龍興寺)、明果寺、天寧寺、靈鷲寺的關系問題求教在衢州的佛教界及社會歷史科學界的前輩老師,目的如同徐映璞先生面對大靈鷲山的歷史回音壁呼喚靈山靈佛。

    徐映璞先生在《浙江靈鷲山志》記載,自靈鷲山以下南行沿沐塵而南出浮石潭入衢城為文治系,以趙抃、鄭瑞、方應祥、徐日久等為代表。這條靈鷲山南山前古道最為平緩,龍游、婺州府有錢人,一般沿衢蘭江溯源而上抵浮石渡或西安門再進入靈鷲山南山前古道。衢縣大部分鄉鎮及江山常山南部遂昌龍泉諸縣經衢城進靈鷲山朝山進香基本上走這條南山前古道。東南路由崇源蔓延于車塘境內盡于黃甲山出武略系,以舒正身、徐鳳標等為代表。東路經紫麟山迄于銅山項王廟南垂寶山杜澤等處為財富系,古時杜澤一帶資產特為富厚。靈鷲山朝山進香東路由杜澤鎮西北行經銅山項山之下,至雙橋黃蒙溪灘上嶺翻九龍崗經孟高寮到達靈鷲寺。從前,自龍游、遂昌、蘭溪、壽昌及衢東北諸鄉基本上沿此路朝山進香。靈鷲山朝山進香北路的香客大多來自壽昌北部、遂安(淳安)東部及本地仙洞、太真等地。靈鷲山有一靈鷲就在千年的衢徽古道上空盤旋或停在石上憩息,保佑著龍游天下的古衢徽商人們。這條朝山進香西路出七里上門過少伸嶺根上嶺三百步嶺背,開化、遂安(今淳安)西部、常山北部及徽州府香客就沿此鷲嶺古道朝山進香。淳安與西安(柯城、衢江)山水緊相,歷史上有人出門在外,同稱同鄉之誼。淳安人商輅徐映璞先生沒記載在這里需補充一下。在中國古代科舉考試中,只有21人三元及第,即鄉試第一(解元)、禮部會試第一(會元)、殿試第一(狀元)“連中三元”。而21人中,只有商輅一人,做過三朝首輔(英宗、代宗、憲宗)。商輅,淳安縣今里商鄉人,與西安(柯城、衢江)、開化、常山毗鄰。商輅到西安時,曾特意前往方景溫(方應祥是其玄孫墓前祭奠),并為方氏宗譜題詩,云:“均是鄉民,首推里行。心乎施與,不知其貧。公之積德,甚于遺金。甲等蟬聯,人文蔚興?!鄙梯`所說的“均是鄉民”,是指方應祥的祖先原是晚唐時期著名詩人、淳安人方干的子孫,黃巢兵變移居至此。靈鷲山各路都有杰出的名賢。

    徐映璞先生在《浙江靈鷲山志》中以石達開圍攻衢州解危與壬午(1942)日軍到靈鷲山大蔭山(獅子山)前卻不敢進山來說明山靈佛靈。在《1942年靈鷲山佛菩薩顯靈加持衢州保衛戰》詳細說明了日軍到靈鷲山大蔭山(獅子山)前的情形,在此不重復,僅對石達開圍攻衢州解危的過程作一簡介。咸豐戊午1858年陽春三月,也是石達開離棄天京而獨自遠征的第三年,他率數萬太平軍從江西廣豐進攻浙江江山,落敗的清軍退入附近的衢州,太平軍占領江山,然后直逼衢州,當地官員繆梓率兵勇數百人擊退太平軍前隊,然后和總兵饒廷選、知府馬椿齡、知縣李甫田等退守衢州城。第二天,石達開率太平軍主力殺至衢州城下,拉開了圍攻衢州的序幕。石達開先開始掃清外圍,占領常山和開化,抓緊圍攻衢州。四月,石達開見外圍已經掃清,便開始全力圍攻衢州城了。他先截斷城中的水源,但是城內有水井無數,這讓石達開很惱火。于是石達開開始指揮太平軍挖地道用炸藥破城。但是城外都是草灘沼澤地,遍地泥巴水,好不容易挖了一段又陷入了清軍的深壕,清軍注水后,地道連同挖地道的太平軍全完了。石達開只好實施正面強攻為主,地道為輔的策略。接連幾日太平軍雖然擊敗了守城清軍,但是無法破城。五月,太平軍挖了一條比清軍壕溝更深的地道,然后堆爆炸藥,把衢州南向的光遠門炸塌了數丈,清廷將軍繆梓令衢城居民人手一磚,瞬間了堵住缺口,并實施反沖鋒,太平軍退回。這時候清廷命曾國藩赴浙江辦理軍務,并命蕭啟江、張運蘭、王開化率軍援衢州。太平軍的處境越來越不利。六月初,一臉愁云的石達開遠望衢州城,他這段時候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為什么衢州城被圍3個月而毫無成效,按常理衢州城里的糧食都被清軍和居民耗光了呀?而且這幾個月正是青黃不接之際,為何清軍不是餓著肚子在苦扛的模樣?石達開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原來,衢城之內菱湖(今孔廟以北)有良田百畝,糧食尚能自給自足?,F在夏季已至,新谷豐收,清軍更加沒有了糧草之憂。石達開嘆了一聲氣,自知太平軍圍攻日久,勞而無功,反而自身的糧食都耗盡了,看來只好撤兵了。偏偏這時候江西太平軍來報,后方根據地建昌、撫州失守。石達開異常惱怒,立刻下令太平軍撤圍衢州,轉兵福建。第二天,太平軍分兩路,由處州(今麗水)入閩,從三月持續到六月,前后共計91天,衢州圍解。石達開圍城時,自南而西而北,前峰及于靈鷲山青峒峰一帶。當時,駐靈鷲山云頭谷口老鴉崗的清軍退至靈鷲山里石槽山陸家山等處同石軍臨溪相對,在靈鷲山中的清軍未嘗被禍。壬午(1942)日軍南至靈鷲山云頭谷口新宅未能過大蔭山(獅子山)腳的云影橋,日軍東至靈鷲山的崇源東坑但未能過崇源缺屏風山,幾次作戰日軍都未能進小侯源。1946年6月,應浙江省通志館館長余紹宋之聘,徐映璞入館編纂《田地考序列》和《軍事略》。也就是說,徐映璞先生長于軍事史研究。壬午夏(1942年夏天),衢州保衛戰中,他帶著全家老少到達靈鷲山涼棚村時,已有六七萬難民環山而棲,食物難以保障,惶惶朝不保夕。徐映璞先生知道石達開圍城91天的歷史細節,并親歷靈鷲山避難,自然認為靈鷲山的佛菩薩顯靈了???

    這次閱讀完釋定照、劉國慶撰寫的《衢州明果寺志》之后才知道,在該志中的許多碑文,寺記及詩詞在徐映璞先生的《浙江靈鷲山志》中都可以找到,如,《傳法堂碑(白居易)》、《明果禪寺記(毛維瞻)》及頓聞和尚的詩與張濬《憶頓聞和尚》的詩。徐映璞先生在《浙江靈鷲山志》中還加寫了自己創作的《明果禪寺記》、《項王廟祀異聞記》散文及《項山》、《明果寺》詩詞。

    現在看來,海內孤本徐映璞先生的《浙江靈鷲山志》,是一部清“三藩之亂”靈鷲寺毀壞后重建志書。在這本志書中,徐映璞先生以僧眾為珠體,把自清以降的衢州首寺大中祥符寺(龍興寺)、明果寺、天寧寺、靈鷲寺的關系串并在一起。根據徐映璞撰寫的《浙江靈鷲山志》,“三藩之亂”一——鎮守福建的靖南王耿精忠叛亂衢州——“災難之后”的重建靈鷲寺以三十二世祖上戒下生禪師為第一世祖。稱戒生受法于義山,義山受法于雪嶠(1570-1647年),故重建后的靈鷲寺,僧眾排序自雪嶠始,而以靈鷲山天臺普照寺、龍源寺、玉泉寺以及下院魯班殿諸寺僧眾分列之。

    雪嶠圓信明末任紹興云門寺住持,順治四年圓寂。紹興云門寺在我國歷史上曾經聲名顯赫,歷代帝王都很啟重此寺。如晉安帝、梁武帝、唐太宗、吳越王、宋太祖、宋太宗、宋高宗、清順治、康熙、乾隆等皇帝都十分關注云門寺,或賜名題額、或樹碑建塔、或給予各種賞賜等。雪嶠圓信禪師,師自號青獅翁,浙之鄞人也。俗姓朱。九歲,聞誦《彌陀經》“水鳥樹林悉皆念佛念法念僧”,自此發心。二十九歲出家。目不識丁,刻苦參究,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久而久之終于大徹大悟,隨口說出的話無不妙契禪機。明中葉后,臨濟宗下著名禪僧有笑巖德寶,其弟子為幻有正傳,正傳門下有密云圓悟、天隱圓修、雪嶠圓信,三人各傳一方?;糜姓齻鳎?549-1614)明代臨濟宗一大元老,法承笑巖德寶禪師,其下出密云圓悟、雪嶠圓信、天隱圓修三大宗匠,臨濟法脈遂得大興,時稱“臨濟中興”。臨濟下三十世雪嶠圓信禪師從圓字起演派十六字:圓宏頓教、傳祖心宗、戒定慧法、璇璣化工。

    雪嶠圓信,在紹興云門寺有兩個高足弟子義山與形山,在杭州西湖南屏凈慈寺常住后,來到衢州。義山到衢州的第一站是大中祥符寺,后住錫靈鷲寺,“三藩之亂”靈鷲寺遭殃后又回大中祥符寺。義山住錫大中祥符寺期間于康熙十四年(1675年)命其徒戒生重建靈鷲寺的。形山到衢州的第一站是天寧寺,后到明果寺住錫,也曾住錫靈鷲寺。形山住錫明果寺期間,于康熙四年(1665年)命其徒頓聞建靈鷲山天臺普照寺??滴跏辏?674年),頓聞受浙江總督李之芳之命修建大中祥符寺,后又住錫明果寺。雪嶠圓信,在紹興云門寺有兩個高足弟子義山與形山到衢州后把靈鷲寺、中祥符寺、天寧寺、明果寺四大名寺串并在一起了。這使山中之寺與城中之寺同處在一個特定的歷史時期的衢州地域的佛教文化的事事相關、息息相關、息息相通的全息場了。

    明果寺自始建以來,興盛時規模宏大、香火極盛,但也歷經劫難,屢毀屢建。唐代蓬勃,最興盛時要數清代。據嘉慶《西安縣志》記載:“順治六年,僧形山來衢結庵于此;康熙五十年,僧書贊建大殿;雍正二年,僧永念建地藏殿及回龍庵;乾隆二十八年,僧慧緣重建大殿、觀音閣;四十四年,僧道德重整觀音閣、建山門,寺復振。此寺香火極盛,與九華(靈鷲寺)同?!毙煊宠毕壬摹墩憬`鷲山志》記載衢州古城“后玄武”——千里崗如高山開屏——從靈鷲山(九華、七里、石梁三鄉鎮山區合圍區域,包括衢江區雙橋、太真鄉部分)到 項山衢江區之銅山源水庫北岸項山(含五花峰、銅山、白鶴山、葉蓬山、錦山等)核心區域及明果寺占去大量的篇幅,目的是突出浙江靈鷲山的靈鷲寺浙西第一大佛國——錢塘江上游第一大佛教叢林???

    最后,有一個問題想求教在衢州的佛教界及社會歷史科學界的前輩老師。清季衢州彌陀寺高僧祖江(字東林,號葦波)撰《九華禪派序》云:“信安小九華禪派衍厥臨濟,昉自李唐,越五代、炎宋數百年間,院宇廢興,無從證據。元之泰定二年,義山和尚受衣缽于雪嶠祖師,自杭來衢,住錫茲山,遂成名剎?!边@段話的全文作為《九華禪派序》收錄在徐映璞自己的《浙江靈鷲山志》中。徐映璞撰《浙江靈鷲山志·僧眾》:“九華禪門宗譜載,靈鷲寺僧以戒生為第一世,而稱戒生受法于義山,義山受法于雪嶠”?!墩憬`鷲山志》載:“雪嶠,明季為云門寺僧。道行純篤。清順治四年圓寂。世祖甚為信仰,十八年特捐五百金為之修治藏塔。其徒形山卓錫衢州天寧寺,后又住明果寺。今天寧寺尚有周漁《重修云門寺雪嶠信大師塔院記》殘碑?!薄墩憬`鷲山志》載:“義山,與形山受法于雪嶠,同為云門高足弟子。常住西湖南屏凈慈寺,后來衢住祥符寺??滴醭?,命其徒戒生創建靈鷲庵?!笨?,此義山禪師,當為明末清初時人,與上述元泰定之義山禪師,時間相距350年左右。很明顯,根據史料,義山禪師元之泰定年間一個,明末清初又一個。因徐映璞把清季衢州彌陀寺高僧祖江(字東林,號葦波)的原話:“元之泰定二年,義山和尚受衣缽于雪嶠祖師,自杭來衢,住錫茲山,遂成名剎”,收錄在自己的《浙江靈鷲山志》中,表明,徐映璞先生已注意到“元之泰定二年,義山和尚受衣缽于雪嶠祖師”說法有誤,因為雪嶠生卒年是:1570-1647年。泰定二年(1325)乙丑,杭州凈慈寺僧義山來衢任祥符寺主持,“因前人所作三門、大殿,加蓋瓦  而髹(音xīu,油漆)彤(朱紅色)藻(修飾)繢(音huì,繪畫)之。造佛菩薩金剛神像,總十有一軀?!苯|西兩廡,完飾諸殿堂,并建寺廟鐘樓。泰定年間(1324-1327),黃溍撰《衢州大中祥符寺記》詳述寺院全貌。民國《衢縣志》存有全文。需要指出的是,徐映璞先生與解元公鄭永禧一起修編了民國《衢縣志》,對于“元之泰定二年的義山”的史料完全了解的。明末清初那個義山徐映璞先生有過深究的??紤]到徐映璞先生同期還著有《杭州山水寺院名勝志》,應該說徐映璞先生《浙江靈鷲山志》自清以降僧眾排序自雪嶠始的譜系是可信的。

    事實上,若你懂得徐映璞先生具有苦難歷程的那一代人的心靈祝愿而真誠地面對大靈鷲山的歷史回音壁,你也會聽到歷史進程的腳步聲:

    ——  自清以降,浙江靈鷲山之寺歷經四次滅頂之劫,此所謂創業艱難,守業更難也!浙江靈鷲山之寺興衰吻合國民之興衰,此所謂國泰則民安,民安則天下太平也!浙江靈鷲山鼎興將往古無矣!復興浙江靈鷲山佛國風光勢在必然也!且靈山靈佛也會顯靈加持當代衢州以至于“人類共同體”的美好的未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一個土生土長的衢州人,對衢州這個地方充滿深厚的感情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295201.tw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长荣慧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