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毅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超日趕美 - 李毅首頁
李毅:香港從大亂走向大治
2020-06-05
字號:

    ——《李毅看世界》0522視頻記錄稿

    林祉欣: 全球華人朋友您好,這里是《李毅看世界0522》,本期的標題是《香港從大亂走向大治》,我是本期的主持人林祉欣,現在是美國東部紐約時間2020年5月22日周五晚上9點14分,現在美國新冠的確診人數165萬人,死亡人數97647人,接近十萬人。李教授您好,很高興再次采訪您!我在網上看到您去年10月21日香港動亂高峰期到香港調研、在香港亞洲衛視接受采訪的視頻,非常精彩,您也是香港問題專家,昨天大陸兩會訂立香港國安法,全球華人都非常高興,你有看到這個消息嗎?

    李毅:全球華人觀眾好!林主播好!我看到了,非常高興。去年香港動亂高峰期,我好幾次去香港,每次好幾天,就是調研解決香港問題的辦法,產生很多切實可行的想法,不幸的是,從去年七月開始,大陸有關部門有個姓胡的處長,古月胡,代表有關部門至少五次給我打招呼說:“李毅你是個名人,你說話影響很大,請你注意,香港的形勢現在非常嚴峻,你能不能不要就香港問題發表什么看法?”我就不好說話了,心中有很多話想說,憋壞了,幸虧今年大陸有個部隊原副政委發了一篇雄文,標題叫《香港是一塊試驗田》,在谷歌或百度一搜索就出來,文章很長,兩三萬字,全面論述了香港問題的過去、現在、未來,我要說的很多話這篇文章里面都有了。令人極其莫名其妙的是不到48小時之前,這個姓胡的處長又從大陸聯系我說:“最近又很敏感,你能不能少說話?”莫名其妙!都到這時候了,還不讓人說話。我今天就不客氣了,從去年七月到現在,憋了整整十個月了,我今天要暢所欲言,把香港問題說一說。

    林祉欣:好的李教授,那您今天一定要暢所欲言??!大陸的香港國安法有七個要點,第一是國家要堅定不移貫徹一國兩制的各項方針;第二是堅決反對任何外國勢力干擾香港特別行政區的事務;第三是要堅決維護國家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第四是香港應該建立健全維護國家安全的機構和一些執行機制;第五是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長官應當自覺地維護國家,并且對民眾進行相應的愛國教育;第六是要明確全國人大相關立法的憲治含義;第七是要明確這個決定的實行時間。您對香港國安法有什么看法?

    李毅:香港國安法是個好法律,我堅決擁護,堅決支持。我堅信,香港國安法頒行之后,香港必然從大亂走向大治,沒有任何問題。

    林祉欣:李教授,您在去年香港動亂高發時期多次去香港調研,親身經歷了香港動亂暴亂。全球華人朋友都非常關心去年香港的動亂情況,您能不能說一說香港到底是個什么情況?

    李毅:香港連年動亂,不止是去年,從2014年占中開始已經好幾年了。我經香港從大陸到美國往返,多年來有幾十次。我過去不研究香港,我的專業是國際社會學,因為研究國際社會學,所以研究中美關系,因為研究中美關系,所以研究臺灣問題。去年香港大動亂爆發以后,美國因素介入,我不得不關注香港,和研究臺灣一樣,按照社會調查研究方法,讀萬卷書行萬里路,香港這么近,從深圳一過去就到了,所以就去了幾次,一次好幾天,認認真真做調查研究,訪談各界人士包括反對派領袖,到動亂暴亂現場,就在黑衣人旁邊看黑衣人怎樣搞動亂,然后又走到警察這邊看警察怎么沖鋒,拍了不少照片,都發在我的微信朋友圈里。香港形勢非常危急,不光去年危急,今天更危急,今天的情況比去年還危急,今年9月香港立法會選舉,明年香港特首選舉,國內外敵對勢力有可能大勝,有可能從中國手上奪走香港政權。

    香港怎么會走到這一步?簡單說來,四、五十年前,香港表面上在英國手上,實際在大陸手上。為什么這么說呢?我舉個例子,一個大家都很熟悉的例子。臺灣有個龍應臺,原來是臺北市文化局長,馬英九做臺北市長時很喜歡這個人,后來馬英九當了臺灣領導人,就讓龍應臺做文化部長,龍應臺喜歡在全世界作一個報告,這個報告的標題是《你第一首最愛的歌是什么?》人生下來的時候不懂音樂,后來開始聽歌,后來總有一天,你覺得有一首歌唱到我心里了,一輩子都愛,龍應臺就用這個題目在全世界作報告,前幾年講到香港,就在香港大學一個大禮堂,幾百人聽講。我說的這個事情,現在美國收入了維基百科。龍應臺問香港的名人、教授、學生,你第一支最喜歡的、感觸最深的歌是什么呀?底下沒人說話。香港來了幾十個名人陪她,不能冷場啊,一個留美博士,回香港做了大學副校長的人,就站起來說沒人回答我來回答,他唱了一句“一條大河波浪寬”,他一唱一條大河波浪寬,全禮堂的人,幾百人一起唱“一條大河波浪寬”,唱得很激動,聲震屋宇。龍應臺是個臺灣人,她沒有聽過這支歌,就問這是什么?這個香港的大學副校長就說:這就是我當年最激動人心、銘記我一生的歌,我當年上高中、上大學,學哥學姐就帶著我唱這首歌。這是什么時候?這就是四、五十年前啊,當時香港的民心,香港的人心,香港多數大中小學生,香港多數大中小知識分子,都心向大陸。大陸一個電話,就可以動員幾萬、幾十萬人上街游行。我猜現在看這個《李毅看世界》的多數是后浪,你們后浪有很多人都看過兩部電視劇,一部叫《潛伏》,軍統天津站,余則成,還有個電視劇叫《北平無戰事》。就像這兩部電視劇里面演的那樣,毛主席、周總理那一代人,雄才大略,從30年代到70年代,在香港大舉潛伏了50年,做了50年香港無戰事,基本上掌控了香港。

    大陸在香港怎么走到了今天這一步?97年回歸以后,成績輝煌,今天,駐軍,升國旗,奏國歌,豎國徽。今天香港還飄著國旗,這是香港工作的主要成就。但是,正如雄文《香港是一塊試驗田》所說,回歸23年以來,香港工作也有缺點、錯誤、嚴重失誤。比如23條早就該立法,比如普選方案早就該通過實施,比如去年這個引渡條例早就該通過,都是好東西,結果只要反對派組織幾萬人、幾十萬人游行,只要反對派在議會一鬧,全部都完蛋了。自從2014年香港占中動亂以來,香港就進入了長期動亂。去年大亂,我在現場。我一去就幾天幾夜。太子港8月30日大鬧那次,就在我住的酒店樓下。我們正在飯館吃飯,幾個警察就架著一個人進來了,怕他暈倒了,怕他死,趕快把他護送到飯館來,給他喝口水。香港是個什么問題呢?就是奪權。香港反對派在國外敵對勢力和香港敵對勢力的支持下,形成了一個強大的組織,要奪權。他們從二十年前,十五年前,十年前就開始努力,當時他們只占選票的百分之1、2、3、4、5,后來占到10%,后來漲到20%,后來再到30%。他們決心再努力5年、10年,爭取過半,爭取贏得香港立法會的選舉,奪香港立法會的權,爭取贏得香港特首選舉,奪香港特首的權,奪香港政府的權。這就是香港斗爭的核心問題,就是要奪權,要從中國把香港的管治權奪走。

    去年香港11月24日選舉,我在香港,之前去了三、五次香港,都是為了看這個11月24日的選舉。選舉細節我就不講了,一天一夜24小時沒睡覺,認真觀選,選舉本來下午出結果,反對派說不行,說有的人下午六點下班沒有時間投票,延遲到晚上12點。結果25日早上八、九點最后結果才出來,搞得我累死了。選舉前124對327,敵對勢力124,選舉后389對86,敵對勢力大勝,贏得389票。連敵對勢力自己都萬萬想不到能贏這么多。更危險的是,去年選的這個,相當于基層人大代表,今年十月份,香港立法會要選舉,也就是香港人大常委會要選舉,明年香港特首選舉,敵對勢力都有可能大勝。選舉前一天,23日,投票前24小時,我訪談一個反對派領袖,有照片,在我微信朋友圈里,我說你們到底想干嘛?他說我們就是要奪權。我說你能奪了嗎?你們侮辱國旗,侮辱國歌,侮辱國徽,這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土地,中華人民共和國還駐著軍呢,你們能不能今后游行示威集會的時候,不要再打外國國旗,變為打中國國旗,唱中國國歌,舉中國國徽,掌權之后也繼續這樣,公開表示效忠中國?他說你讓我想一下。想了兩、三分鐘后,他鄭重回答我說不可能。我問為什么?他說如果我們這樣做我們就沒有選票了。我說你們如果繼續打外國國旗侮辱中國國旗,中國能允許你們奪權嗎?他說按說不可能,可是我們現在已經奪了30%了,明天選舉我們有可能過半,有可能過不了,如果過不了,我們就再奮斗五年、十年,一定能過半。結果誰都沒想到,第二天389對86票,反對派大勝。反對派攜這個勝利,準備今年十月份贏得立法會選舉,明年贏得香港特首選舉,順利奪權,從中國奪走香港政府,奪走香港管治權。

    大陸為什么會在香港輸成這個樣子?我在香港認真調查研究發現,大陸在香港人心喪盡,從五十年前人心全部在大陸手上,變成到去年11月24號人心喪盡。喪盡到什么程度呢?統計數據是這樣的,29歲以下,問你是不是中國人?回歸以來年年統計,2017年香港29歲以下自認為是中國人的香港人是5%, 2018年4%,2019年3%,比臺灣自認為是中國人的人還少,你看大陸在香港人心喪盡到什么程度。年輕人出現這個情況,多種原因,首先,香港回歸以后不升國旗,不奏國歌,不豎國徽,香港回歸23年以來,大中小學一律不升國旗,一律不唱國歌,一律不豎國徽,根本沒有受到任何做中國人的教育。英國統治香港的時候,香港中小學還開中國史,因為他知道這是中國的土地,我只不過是個英國殖民者。結果回歸以后,香港中小學取消了中國歷史課,一直到兩、三年前才恢復,所以現在整個香港鬧動亂的黑衣人,這批年輕人從生下來開始,沒學過中國史,不升國旗,不唱國歌,不敬國徽,根本看不起中國人,認為自己根本就不是中國人。你說這光是年輕人嗎?不是的。香港700多萬人里面,350萬人除了拿中國護照,還拿了一個英國屬土公民護照。中國不承認雙重國籍,只承認你的中國護照,不承認你的外國護照,但這個外國護照出了香港還有一些用處。香港警察公開集會,半數以上香港警察公開支持反對派。香港公務員公開集會,半數以上香港公務員公開支持反對派。香港法官90%公開站在反對派一邊。香港檢察官90%以上公開站在反對派一邊。香港律師90%以上公開站在反對派一邊。香港中小學教師90%以上公開站在反對派一邊。香港是個全民醫療社會,香港的醫生、護士90%以上公開站在反對派一邊。大陸在香港人心喪盡,所以造成了去年這個選舉結果,造成今天這個危機局面。毛主席說:路線正確,沒有人可以有人,沒有槍可以有槍,沒有地盤可以有地盤,路線不正確,有了也要全部丟掉。這是我上小學時背的毛主席語錄,當時我根本就不懂這是什么意思?,F在我快六十歲了,站在香港,終于一下子全部都懂了。怎么得了!大陸在香港,五十年前都沒有拿到政權,都沒有駐軍,而香港實際在大陸手上,現在回歸23年了,在香港駐了軍,政權拿在手上,結果因為路線、方針、政策錯了,人心喪盡,現在要丟掉香港。我去年10月25號離開香港的時候,心情非常壞,非常難過。算了,不說了。

    林祉欣:李教授剛剛您介紹了香港的形勢,目前這么嚴峻,本期的主題說香港從大亂走向大治。您可以給我們解釋一下為什么您對香港今天的形勢如此樂觀嗎?

    李毅:去年11月25號我離開香港時,非常痛心,同時我當時就認為解決香港問題的時機成熟了。為什么呢?因為香港的真實情況,被大陸有些部門的有些工作人員,向大陸14億人民掩蓋了,歪曲了。大陸14億人民,大陸各級黨政軍領導,對香港的實際情況完全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要不是到香港去實地調查研究,去訪談幾十個各方面人士,去搜集主要的數據,我也沒有想到香港搞成這個樣子。去年11月24日這個選舉結果,告訴大陸各級黨政軍領導,告訴大陸14億人民,香港就要被敵人奪走了,怎么辦?其實很好辦,因為在香港,敵弱我強,我強敵弱,強弱情況非常懸殊。南海美國??哲娬純瀯?。臺灣和大陸之間隔著一個臺灣海峽。香港和大陸之間什么都沒有隔,陸地是連接的,大陸一小時就可以過去一百萬人。香港的肉從大陸來,菜從大陸來,水從大陸來。把水切斷,香港十天半月,人都渴死了呀!香港一切都靠大陸。去年深圳的GDP已經超過了香港。在香港,大陸絕對強,香港敵對勢力絕對弱,怎么搞成這樣?就是路線方針錯了,就是毛主席講的,你這個路線不正確,有了人,有了槍,有了地盤,也會全部丟掉。我很清楚,對大陸來講,治理香港,知難行易,大陸人民、大陸各級黨政軍領導知道香港真實情況很難,知道以后大陸治理香港非常容易,只要大陸改變路線方針政策,改變思想路線,改變政治路線,改變組織路線,香港問題就迎刃而解,果不其然?,F在回過頭來看,從1997年到2019年,歷屆港澳辦領導、中聯辦領導,都是好人,勤勤懇懇,任勞任怨,沒有功勞有苦勞,沒有苦勞有疲勞,但是由于當時思想路線錯了,政治路線錯了,組織路線錯了,導致他們都難堪大任。這次調整了領導班子,新的港澳辦主任,新的中聯辦主任,上來一下子就扭轉了局面。能看到他們辦了三件大事,首先,換了香港政府領導班子的一半人,主要官員不到十個人,一下子換掉一半,一定要挑選那些忠于大陸、忠于中國、熱愛中國、忠于祖國、熱愛祖國的人來做香港政府的主要官員,騎墻,站在大陸與敵對勢力之間觀望的騎墻派,一個都不能要,全部要換掉。這個很重要,不僅是香港政府官員要換,香港的警察,香港的法官,香港的檢察官,香港的公務員,香港的中小學教師,將來都要整頓,香港的教材,鼓吹港獨,污蔑祖國,這些東西都要換。第二,就是抓了反對派幾十個頭頭,最近抓了那二、三十個反對派頭頭,讓反對派知道,在香港誰說了算。第三,最重要的,就是昨天通過了這個香港國安法,今后侮辱國旗、侮辱國徽、侮辱國歌,敢于在香港危害國家的安全,敢于勾結外部勢力,妄圖奪權,都是犯罪分子。治理香港易如反掌,小菜一碟,只要換了領導,換了正確的思想路線、政治路線、組織路線,治理香港很容易。昨天大陸公布香港國安法以后,香港出了幾十件事,大事、中事、小事,我講一件很小的事,香港有很多紋身館、紋身店,在大陸昨天公布香港國安法以后,香港所有紋身店今后三個月預約全滿。因為香港很多犯罪分子在身上刻了反動口號,什么光復香港,香港革命,香港獨立,打倒共產黨,打到中國,全部紋在身上,他們以為他們已經控制了香港,昨天大陸一公布香港國安法,全香港的紋身店今后三個月預約爆滿,要趕快涂掉,因為這都是犯罪證據啊,你趕快涂掉,不涂掉你就是犯罪分子??梢?,只要路線方針政策正確,治理香港易如反掌,香港前途一片大好。

    林祉欣:非常感謝李教授。其他主播還有什么問題嗎?

    張主播:李教授,香港反送中期間,如設置路障,損壞公物,惡意傷人,這些行為,無論在任何國家都是違法的。如果未來出現類似問題,是否可以跳過香港漫長提審機制,可以直接進入中國國安法的執行機制去審理?

    李毅:謝謝,這個問題提得非常好。我覺得以前的事情可以既往不咎。這些年輕人年齡小到什么程度?10歲,12歲,14歲。25歲以上的人很少。香港女中學生,這次對動亂的支持很大,她們說,那個男孩去做黑衣人,去打警察,去打砸搶,她們就和誰睡覺,這么一搞不得了,對男孩兒的鼓勵非常大。我在身邊親眼看見,不遠處是警察隊伍,一男一女兩個小孩,都是很小的小孩,含情默默,一人一個口罩,你給我含情脈脈帶上,我給你含情脈脈帶上,然后手持磚頭或其它兇器,一起向警察隊伍沖去。他們是被香港敵對勢力從上幼兒園開始就毒化了,這個責任完全在大陸,大陸沒有修改香港教材,大陸沒有清理香港教師隊伍,把孩子們教壞了,這些小孩都是祖國的花朵啊,不能與這些小孩為敵,香港反對派就盼大陸打死幾個香港小孩,把事情搞大,大陸要整那些幕后黑手,首惡必辦,脅從不問,立功受獎,愛國不分先后,要相信群眾,要依靠群眾,要狠狠打擊敵對勢力的大中小頭頭,而不是打擊這些小孩,要把組織、指揮、指使、教育、教唆動亂的這些大中小頭目,堅決消滅,一個不剩的完全、徹底消滅,但是對廣大參加動亂的學生一概既往不咎。這是共產黨的老做法。不僅既往不咎,還要動員他們出來舉報,立功受獎,這才是治理社會、長治久安的辦法!

    張主播:謝謝李教授!年輕人對中國人的身份認同越來越低,國民教育、甚至連幼兒園的教材都有反中的內容,那未來教材以及編輯人員是不是也可在國安法下進行監督或者是改革呢?

    李毅:我堅信這個事情已經提上了新的港澳辦主任、中聯辦主任的工作日程,搞了這個國安法以后,香港下一步各項工作中,一定包括修改教材、整頓教師隊伍。誰站出來反對修改教材,你就違反國安法,我就可以收拾你?,F在沒有國安法,就沒有辦法改教材,沒有辦法整理教師隊伍。只要有了這個國安法,后面這些事情都會迎刃而解,大不了派三十萬大陸教師去香港當中小學教師,新教材編好后,如果原來的教師都不干了,可以從大陸調教師嘛,都是小事情。只要思想路線、政治路線、組織路線變好了,香港沒有一件難辦的事情,全是好辦的事情。

    張主播:謝謝李教授!剛才您說到,如果抓的話應該是抓犯罪頭目。如果犯罪頭目是外國非營利組織的,是外國情報機構的人,如果他們的違反了香港的國安法,是否需要引入到中國來進行審判,還是可以在香港審判?因為中國大陸目前和香港還是沒有引渡條例。

    李毅:我先說一下,我是個社會學家,是法盲,具體法律我是一竅不通。但是我知道,香港現在是世界上一個間諜樂園,世界列強都在香港保持龐大的情報機構。說個笑話,美國駐華大使館在北京最多一、二百人,可美國駐香港總領館一千多人。香港現在是世界各國情報部門的亞洲總部所在地,是個間諜樂園,香港沒有任何法律來管理各國間諜,因為香港沒有國安法。我估計香港國安法實行后,美國駐香港總領館這一千人就要走八百,因為大陸知道這八百人大概是干什么的。以前無法可依,你在這里從事一切諜報活動,我不能說你沒違法,因為沒有法。我估計一、兩年內,世界各國駐香港的成千上萬情報人員多數都要陸續撤離香港。大國之間,都講面子,大家都是同行,你以前無法可依,我就在這里活動,你現在立法了,我可能違法,我就走,難道放著讓你抓嗎?不會的,不會的。七條里面有一條,國安部可以在香港設立國安部香港分部,公安部可以在香港設立公安部香港分部,可以是幾十層的摩天大樓?,F在世界列強在香港有大規模的情報機構,大陸卻不能在香港設立相應的機構,比美國住的人還少,莫名其妙到極點。香港中聯辦有個處長,孩子在香港上小學三年級,爸爸、媽媽是香港中聯辦的官員,小孩晚上做作業,寫作業說大陸是個壞地方,大陸人是壞人,處長爸爸看了也很無奈。所以我剛才說,只要大的路線、方針、政策正確,有了國安法,外國情報人員,不會呆在這里,往槍口上撞,自己就會走。

    張主播:李教授,我還有一個問題,之前美國出了一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說要評估香港的民主、法治、自由,如果有問題就制裁中國,您覺得,香港國安法出來后,美國會制裁香港嗎?對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會有什么影響?

    李毅:特朗普說了,中國如果立了香港國安法,美國要強烈反應。我認為,第一,美日歐在香港有龐大的經濟利益,特別是美國和英國。第二,香港又個龐大的金融市場,美日歐不少企業在香港上市。第三,香港是一個交流中心,人、財、物從香港自由出入,以后有了國安法還是可以出入自由,只不過不能在香港顛覆中國、分裂中國了。我不相信美日歐會因為中國立了國安法,不允許中國人、外國人在香港分裂中國、顛覆中國,就拋棄香港的經濟利益,拋棄香港的自由港的巨大便利,離開香港。北上廣深現在挺好,香港變成另一個北上廣深也不錯。所以我看美國制裁香港根本就不是個問題,我看是零問題。

    張主播:李教授,為什么會有這么大比例的律師、高層人士、受過良好教育的人,會這么反華反中?如果香港不好,這些人過的也不會好,為什么他們還要這樣?

    李毅:這與大陸的路線、方針、政策有很大關系,和臺灣一模一樣,人心變了。五十年前心向大陸,回歸以來大陸有些路線、方針、政策錯了,逐漸逐漸離心離德,當然也跟大陸自己40年來出現了一些缺點和失誤有關,比如說腐敗。大陸出了一些腐敗案件,但報道的篇幅不一樣,中央電視臺、《人民日報》、《參考消息》、大陸各種報刊,十條消息里面有一條說今天抓了個什么貪官,可是到了香港,電視、報刊今天十條消息,大陸出了貪官就能占八條,大陸其它東西只占一、兩條,香港媒體無限放大大陸40年來的缺點、錯誤、失誤,完全無視大陸40年來輝煌成就。香港七百多萬人,至今居然有一半人,三百萬以上,一次都沒來過大陸,堅決不來。大陸有些事情處理的也不圓滿。比如毒奶粉事件,香港人民特別關注,因為大陸游客在香港購買巨量的奶粉,香港人民普遍以為大陸會殺掉一、二十個制造巨量毒奶粉的罪犯,結果大陸一個都沒有殺,在香港引起公憤。新疆恐怖分子暴亂情況,西藏恐怖分子暴亂情況,大陸幾個月、幾年之后,才拍成了幾集電視片,在中央電視臺播放,而香港媒體當時就大肆渲染了??傊?,大陸的大中小不足之處,在香港都被媒體十倍百倍、鋪天蓋地放大。為什么?因為香港媒體已經被香港敵對勢力掌控了。五十年前,大陸沒有拿下香港,但大陸的文匯報、大公報在香港呼風喚雨,香港人民相信大陸,回歸23年后,現在文匯報、大公報,在香港沒人看、沒人相信,敵對勢力的電視、報紙、雜志,香港四人幫的報紙,在香港占了統治地位。你在香港一打開電視、報紙、雜志,90%是污蔑大陸的,所以香港年輕人、香港人民在這樣的教材影響下,在這樣的輿論影響下,在這樣的電視、報紙、雜志影響下,分離、分裂的傾向比臺灣都有過之而無不及。大陸在香港完全喪失了意識形態領導權,徹底打輸了輿論戰,打輸了意識形態戰,導致喪盡人心,把香港這個地盤丟了。這些情況,大陸14億人民,大陸各級黨政軍領導干部,以前一直都不知道。

    張主播:李教授,您覺得香港國安法通過以后,會不會對香港敵對勢力媒體有很大的沖擊?

    李毅:當然會有巨大的沖擊。很簡單,香港國安法施行后,如果再有侮辱國旗、國旗、國徽,造謠污蔑中國的報道,就通知你,你這篇報道是違法的,立刻撤下,立即檢討,如果屢次犯法,就取締你這個電視臺,取締你這個報紙,取締你這個雜志。所以昨天一立法,紋身館就三個月預定滿了,就知道了大勢已去。七條里面有一條就說特首必須愛國,你選個特首不愛國,我就依法宣布你就作廢。你選個立法會你占多數,你如果不愛國,立法會立即依法解散。這就叫香港國安法。所以關鍵是思想路線、政治路線、組織路線,路線正確了,就沒有敵人了。

    張主播:李教授,思想路線是需要一定的時間才能形成的,國安法在一開始實行的時候,肯定還是會有一定的反抗時期,國安法實行后,如果反對派媒體不接受,他們肯定會打出旗號說我要我的新聞自由,然后又開始游行等等,在這個過渡階段大陸該怎么辦?

    李毅:我剛才說了,上層香港人都高度有文化,都是明白人。我還有個觀點,我發現香港敵對勢力選上的這389人不見得都是壞人,而大陸這邊的86人也不見得都是好人。這389人中的一些人,為什么要投靠敵對勢力?因為去年11月在香港這是大勢所趨,要想在政治上出人頭地,就必須反中去中,就必須喊港獨喊分裂,不然就沒有選票。只要大陸的路線方針政策變了,大勢變了,我相信這389人中,有些人會改變立場,投靠大陸。我剛講了,這就叫傳檄而定天下,路線正確,就可以傳檄而定天下,什么是檄?香港國安法就是這個檄。傳香港國安法而定香港。香港所有法律法規,都得跟著香港國安法走,立法,司法、行政,都要跟著香港國安法走。那個法官,那個檢察官,那個律師,你不喜歡香港國安法,你可以辭職走啊。有個香港國安法往這里一擺,事情就好辦了,就這么簡單。我們可以看,三個月、六個月、九個月以后,我們回過頭來看李毅今天講的對不對,這個法在香港執行起來是不是并不難。

    林祉欣:李毅看世界0522《香港從大亂走向大治》到此結束,感謝各位觀眾聽眾朋友,我們下期再見!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旅美社會學家。人大重陽研究員。中國西北大學78級文學學士。北京大學社會學系修滿研究生學分。美國密蘇里大學MU社會學碩士。美國伊利諾伊大學UIC社會學博士。理論研究方向為唯物史觀、世界體系論、社會發展大戰略。方法論研究方向為定性社會學、歷史社會學、比較社會學。學科研究方向為公共政策學、國際社會學、發展社會學、分層社會學。主要英文著作為University Press of America 美國大學出版社 2005年出版的The Structure and Evolution of Chinese Social Stratification 《中國社會分層的結構與演變》。在國際學術會議宣讀論文十多次。中國國家社科基金項目1990年第489號課題負責人,主編研究生教材《馬克思社會思想史綱》,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1993。著有《社會學概論》,暨南大學出版社2011。中國教育部科研項目【2008】890號“國際社會學的學科建設”課題負責人。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295201.tw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长荣慧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