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巖林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中華之道 - 王巖林首頁
這才是中國:說說西方以“朝貢體系”說污名化中國的事
2020-06-05
字號:

    “朝貢體系”,是美國學者費正清于20世紀四十年代發明的一個詞,用以指稱和界定一套固有的“中華世界體系”(費正清語)。

    大約30年前,當我第一次在看費正清的《美國與中國》書時,一點兒也沒發現這有什么不對的。甚至可以說,是懷著激動和崇敬的心情,一口氣讀完此書的,并且還做了大量筆記。但今天回過頭來再做審視,完全是另有一番滋味在心頭了。

    之前常有人說,文化,是西方對世界其他國家進行武力侵略、霸凌之外的另一大主力。在我看來,細論起來,其長期輸出的“知識霸權”、“學術奴化”,恐怕更是“文化侵略”中的基礎核心。只是過去,我們通常沒有很好地深挖、探個究竟罷了。

    現如今,借著重新梳理與思考中華這套世界性體系之時,咱們不妨以“朝貢體系”的這個命名,來做一次嘗試性的剖析和梳理,以利新時代中國人的集體醒悟、全面甄別。

    首先,“朝貢體系”這一污名化稱謂,雖說最早是由費正清先生提出來的,但能被推上統一遵從的“學術規范”,更根本與更大程度上,是由后來一批批的西學專業學者、乃至整個西學系統,通過長期集體累積和機制性處理,才最終造出“成品”和確立起來的。

    需要說明的是,關于中國自夏朝開始就已長存于東方世界的這套體系,其實在之前與之后,也還是有其他一系列的提法的。比如,“畿服體制”、“羈縻體制”、“宗藩體系”、“華夷秩序”、“禮制體系”、“冊封體制”、“天下秩序”等。只是費正清這個提法出來后,在中西方學界的一起努力下,逐漸將這個最具鮮明“污名化”特征的提法,推到了一種至高“學術規范”的地步。

    請注意,這里頭,有個一開始費正清先生,是真的出于別有用心、故意在污名化,還是僅僅由于無法理解、好奇標新乃至被西學固有理念所左右,才提出了這樣一種貶損我中華這套“朝貢體系”說的問題。以我之見,于他本人,似乎應屬于后者,而非前者。一者是,我更愿意善意地看待他,相信這位嚴肅的大學者,還不至于那么下作和卑劣;二者呢,因為他的一句話------“中國的世界從一開始就是等級制的和反平等主義的”,道出了其與絕大多數西方學者同樣存在的一種集體認知偏失與錯誤理念,令他必然會選用符合他們理念的“朝貢體系”之類詞組來冠名。

    第二,僅就費正清先生提出的、學界形成規范的“朝貢體系”提法本身而言,在我看來,至少存在著以下四點偏頗與污名化處理的問題:

    一是,這一套,顯然是非常宏大與復雜的、長期存在與動態演進著的、具有很強綜合性與整體性的、關乎著整個中華文明定性與定位問題的世界性體系。這幫子所謂專業的學者們,撇開其本身更為基礎、更為核心、更為重要的一系列關系統統不提,比如:和平安全一體關系、經濟貿易互惠關系、文字文化化育關系、史籍制度借鑒關系、文明要素普惠關系等,僅僅將其最為形式化的、最顯不平等的稱臣納貢關系單獨提出來,加以放大化、極端化、污貶化地聚焦處理;稍微心正、眼明些的人,一看就有問題,就是一葉障目的偏見選擇??蓡栴}是,后來這個領域內的一代代、一批批的中外學者,尤其是中國學者,怎么就始終未能發現呢?或幾乎像似經過統一約定般地默許了它、而不予以矯正呢?

    二是,“朝貢體系”說,從時間軸看,主要以“玩壞了”的清朝或明清的體系為對象來說事,沒有動態演進的梳理和涵蓋全程的總體把握,至少是存在嚴重不足和問題的(明清的朝貢,是偏入了歧途的“中華文明漫射圈體系”;若我們也抓住西方體系最不好的時段定稱謂,不管其后來叫不叫“條約體系”、“國際體系”,都可以“殖民體系”統稱之)。僅以同樣存在于宋朝的這套體系來看,學界也公認是少有政治性朝貢、而多為文化經貿交往的。照理說,“朝貢體系”,放在宋朝的頭上都不適用,更怎么可以睜眼說瞎話地,就冠名到一整套的“中華衍育文明圈體系”(我們的提法)上去呢?

    稍有這方面知識的人都知道,中華這套體制,是起源于一套華夷同構、中外一統的“畿服制度”的。也就是,很多人都講過的內外一體的“同心圓”結構制度體系。這么說來,它本身,就不只是一個對外關系的體系,更不是什么建立在中國與他國關系基礎上的、單純的“國際秩序”或東方世界體系了。很大程度上,她就是一種中華文明體內部結構體系的自然延展,是無分中外、內外一體、甚至中央文明化之廣義中華自身的“外體”與“一部分”!就像處于中心位置之“花蕊”與環繞周圍之“花瓣”統一組成一個鮮活美麗的“花朵”一樣(至少,也是一半屬于中華文明共同體的內部、一半屬于有關聯和受影響之外部的)。

    以主權疆域國家之一國的概念,斷然切割其本更具一體性的“完全文明體”或“文明圈”,專撿已經大大背離了這套體系初衷性質與意義的、玩走樣和玩壞了的明清以偏概全、污名貶損------這樣的問題,按理說但凡是有點對中華文化有些了解的中國人,都能看得出來,可為何這一代代的專業學者們,卻居然集體無視、全盤采納直至今日呢?若不是后來群體的存心與用心出了問題,就是這個學術體系本身出了問題。

    三是,與絕大多數西方學者一樣,費正清先生之所以用“朝貢”來給它命名,正是源于其“中國的世界從一開始就是等級制的和反平等主義的”思想觀念和看法。如此一來,立馬就能體現出他們定性為“中央帝國”的中國,是多么不平等地對待周邊的他國了。這可以說是西式狹隘與偏見,一種最突出的典型體現了。

    我們說,古代的東方世界,中華文明體國家與周邊地域集群的關系,總體上是與今日不一樣的突顯主權之國與國關系,有些甚至只是與周邊部族、民族、甚至氏族部落的關系。即便拋開這個不談,僅僅看國與國的關系,首先,這也是一種以和平方式達成的關系,而非西方殖民者去征服、去占領、去強加給的關系;其次,是一種“雙向選擇”、自愿互惠的關系,而非槍炮威逼下的“不平等”、“喪權辱國”條約關系;再次,是一種高級文明向中低級文明地域的自然動態鋪展、傳播化育漸變過程的真實客觀體現,而非“逆文明”或以“反文明方式”進行的奴役、劫掠。不要說大國與小國、文明國與落后國間,本就有自然存在著的落差了(且這種并非絕對平等的“落差”,恰恰因文明的輸出和普惠性化育而不斷填平著文明上的“鴻溝”,是基于更根本精神文化之平等的“真平等”);就說這種“文明衍育圈”長期動態穩定的存在本身,不僅很好地傳播了中央文明體優秀、先進的文明火種,還以一種允許相對對立和幾乎完全自治的方式,令每個外圍國家能夠很好地留存和傳承自己的源脈與文化------這,本身乃是比西方殖民者、甚至后來肆意訂立不平等條約的列強國家踐踏別國、劫掠弱國,不知要好多少的一種國與國自然洽合方式。在此根本性質與意義上,近現代西方的這套國際體系,反倒是落后于、野蠻于、低級于古代的“中華衍育圈文明體系”的。這點,這些西方學者和他們的中國西化者,難道就看不見、不會去想嗎?

    四是,不妨對比一下東西方兩套不同體系在推進區域和平、文明發展上的長期歷史結果。如果說,這些西方與西式學者沒有帶“有色眼鏡”的話,我這個一向比較理智公正的人自己都不相信。因為,明擺著的是,在他及他追隨者所處的年代,西方那套體系所到之處是什么樣子,他們不可能一點而不知道和不去作比較的。但他們就是閉起眼睛來不看問題的本質,不去對比現實中的事實結果。

    他們不愿對比、不愿說,那么咱們就在這里簡單地說說吧。一者,先看誰更能帶來和平安寧??催^一個資料,在西方闖入亞洲大陸之前的明清時期,受這套所謂“朝貢體系”的轄制,整個東亞地區發生的戰事,僅僅只有為數不多的幾次(且都是體系內極少部分國家卷入其中的);而同一時間段的西方世界呢,那真叫個烽火連天、年年不斷呀。更不要說,即便后來進步了、升級了的西方所謂條約體系下的世界,不僅有屠戮整個人類的一戰、二戰,更有幾乎年年都要打一兩次仗的“戰爭機器”美國。這是關于和平的。

    二者,再看文明的普惠發展?!爸腥A衍育圈文明體系”,帶給周邊國家比如朝韓、日本、越南等的文明碩果,甚至直到數百年、一兩千年后的今天還被這些國家美滋滋地共享著(如文字、禮儀、生產技術等);而西方呢,固然也客觀上帶給了殖民國家、奴役國家、低等分工國家一些現代文明的成果(比如帶去了汽車、電燈、電器、手機、方便面等),但真正高端的、制度性的、有助于提高生產能力性的科技等成果,卻嚴格地被知識產權和國家利益保護了起來,直至今天也沒讓其早就進入了的非洲、西亞、拉美等地區富強文明起來。

    第三,就這套長期歷史存在的東方世界體系來說,按我們中國人自己的邏輯和慣常說法,肯定是用“天下體系”或“東方天下文明體系”之類,更具綜合統攬性,也較為公允妥帖些的。但由于“天下體系”太大、較籠統,且不容易被今天國人與外國理解;而我們為了直面、正對西方和西式學術的污名化“朝貢體系”,又必須拿出自己的體系命名來,所以我們姑且以一種基于事實描述的“中華衍育圈文明體系”(之前用過“中華文明漫射圈體系”或“中華漫化圈文明體系”;后經與問學研討團薛英俊老師進一步切磋,認為以“衍育”命名更能反映其本質特性)指稱之。

    這是我們的一個提法,雖不一定會是最后的定名,但卻在破的同時,給出了一個自己的立。起碼,有破、有立,才有比較、有回擊,才能更好地顯現出其“污名化”的非客觀與極卑劣。因為,在之前,不是沒有個別人對“朝貢”的提法進行過批評,可由于批評者沒能提出自己的新概念來,以至于講的再有道理,也沒能令后來的研究者們丟棄此說。所以,我們先暫且提出一個自認為比較中性與公允的稱謂來。

    第四,在大致揭露了他們以“朝貢體系”之名污名化中華東方這套文明體系的一些基本理念與路數之后,我還想再進一步地跟大家深挖一個問題,這就是:為什么西方學者、以及只要投入到西方知識體系內的一個個中國本土學者,都會自覺不自覺地被其“西化”病毒大面積地感染而不能自拔呢?經過長期的觀察與反思,我發現,其實根子,在大家往往都沒去特別留意的學人、學者們的職業化上。

    大家都知道西學知識體系,是一種專業化、職業化的體系。很多人長期以來,甚至還老會津津樂道于西方學科體系的專業化、專門化、職業化,并反過頭來把中國人數千年竟然沒有搞出一套獨立的專業知識體系、沒能打造一支專門以此為生的職業知識分子隊伍,蔑視為一種不成熟、不健全和不尊重知識人才的具體體現。其實呢,細究起來,西方學術的沒根性、多偏頗、常作孽,恰恰就出在了他們培養出的這一批又一批以此為生之職業知識分子的身上。

    這其中的道理是這樣的:既然是職業的知識分子,那么,他們就得以自己的所知、所學、所明,為自己去掙錢吧?如此一來,首先便有了求真知與掙錢兩個方面的選擇取向、圖謀考量。處在資本主義“金錢為上”的社會環境中,作為知識分子的每個個體人,自然也抵擋不住追求身份和經濟社會地位的誘惑,這種懷揣著“二心”再去搞學術,能不選擇性地為自身利益去費思量和做打算嗎?這個群體更多人趨向“下士”的分化問題,也就自然地產生出來、長期存在。

    其次呢,搞了一套所謂“獨立”的學術體系和各科專業出來、并使這各群體的人們終身脫離開廣闊豐富和需要知行合一的現實社會生活以后,也就在事實上等于割斷了他們以身心體腦直接關聯、汲取天人萬事萬物自然養料的紐帶或根系。故此,哲學社科一脈的西學,基本上就成了“躲進小樓成一體”閉門學問,成了無根、缺氧的“空對空”思辨游戲和被養于閣中的“才子佳人”。

    再次呢,這些職業知識分子被專業分科學術知識體系容納、聚集起來以后,便必然要得給各專業的學者們制定一系列統一遵行的標準和規范吧。沒有統一的學術標準與規范,大家怎么可能夯筑其共同的基礎和取得一定的共識呢?可是,當有了標準與規范后,就會將不少具有現實根性、豐富生命活力、革命性創造力的新生學術探索,抹殺與摧殘在萌芽階段。簡單地說,標準、規范與學術秩序,它是會“異化”為理念形態、明潛規則的,是會在真實的天人自然世界與真正的真理真知之間搞出一道不倫不類的“夾生層”來的。很多偏離天人大道的學說與理論,太多太多似是而非的“污名化”之冠名與提法;其根源就在于,被這樣那樣的治學標準與學術規范誤導著、一步步地走向了虛妄與偏斜,到頭來還一臉蒙逼地自認為有理、是遵循著學術原則呢!

    另外還有一條,人為制定出的學術標準和規范,以及某位、某幾位領先大學者開創的學科門類及專業,特別是更走極端的、評職晉級時要看的論著論文數質量與被“引用率”,幾乎會像商品經濟必然產生資本家一樣,必然注定地要將整個西學知識體系變為學閥們橫行霸道、魚肉盤剝的“競技場”。按理,有領頭人、有學術權威,本也正常;但專門學科、學業領域研究一旦聚焦到及其專狹的路徑里,變為少數人在玩的社科學術游戲時,誰不想遵從、服從、屈從“學術權威”與“學閥”,都會變得難上加難。這也是為什么出名的高校與研究機構,毫無例外地特別強調學術自由和挑戰權威的另一反向注解-----正因為這一整套體系固有的內在矛盾沒法解決,所以才得想方設法地倡導學術自由和挑戰權威。

    具體到“朝貢體系”這一名稱上,由于費正清較早研究中國以及進行中美比較,且取得了這一領域不可撼動的“學術權威”地位,所以后來的研究者,即便對此有不同見解,但為了令細分專業群體明白地看懂和符合“學術規范”地發文章,為了自己在尚不具備更高權威地位之際、因一個新提法而得罪整個學人群體,當然也是為了自己的職稱、學術生涯、甚至生活基礎“錢袋”“荷包”考慮,誰還愿意、敢去提自己的批判性觀點和新提法呢?------這種現象,在更重人際關系和更缺獨立自由批判精神的中國學界,就更難有為真知與事實去奮力正名的那股動能了。說到這,是不是就清楚了,一個個如“朝貢體系”般看上去就有問題的稱謂、概念,為何卻始終無法得到糾正的道理了吧?而懂得了這里面的溝溝渠渠和運行規則后,也就離看透整個西學是個什么樣的“糊弄人”的東西,相去應該不會太遠了吧!

    說到此,再多說一句:或許西學哲學社科體系,在很大程度上還適合于西方自身的理路與文化;但這套體系搬來過來、套在中國的腦袋上,怎么看都是弊大利少的。至少,在創造性地面對和認知中國歷史現實問題上,其不僅大大偏離了中華經世濟用之學的根本與真諦,甚至也學不來西方學術著眼興趣、獨立、自由等的那些好東西,反而只能是將西化流毒和對中華的偏損、污明化,不斷地發揮到有過之無不及的更極致、更惡劣之地步!

    不得不佩服的是,西方先前一批思想家們發明出這套西學體系來,為后來其走向世界的學術霸權和文化侵略,做了件令自己事半功倍、令“被體系化者”欲罷不能的事。因為,這樣一套體系,無需沒明沒夜地事必躬親、不斷加油添醋,只需培養一批最初的西化學者群體并將這套哲學社科知識體系立起來,并配之以貫徹其西化理念的小學、中學、大學教育體系,就會源源不斷地有想通過求學改變命運、享受美好精致利己主義生活的各國各地人們,為其一直撐起和不斷壯大這種“學術利己主義”、“學術殖民奴化”之大廈的。中國今天很多執迷不悟的西學追隨者、整個哲學社科知識體系內的“裝睡者”,就是抱著這個體系不放的“特殊利益集團”,也是我中華文明大道之學重出再立的最大障礙!

    中國學界,需要來一次天翻地覆般的革命。不解構、不搬除這座壓在中國人精神文化頭上的大山,中華文明之道與大道學問統系,就永無翻身當家做主之日!希望更多看清西化病毒危害的自覺者,能夠起來瞄準一個個偏離大道的西式概念、理念、提法、理路,將它們砸爛、粉碎,以給需要自信和正在從中華優秀傳統中汲取能量的無數中國人,還原一個地地道道的真中國、真中華大道文明!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大道不明,故滿目溝壑。獨立尋道者,高遠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黨員。14年學海泛舟,19載軍旅生涯,選擇自主擇業后經過商,辦過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發掘與闡釋《中華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識為滿足,欲見八方共明共循終成大道。作詩云:中華從來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構見天日,萬眾齊聚奔如潮!愿與真正為中華文明、人類未來新文明而思考奮斗的思想者們,齊心協力,共圖大業。本人郵箱:[email protected]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295201.tw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长荣慧国际